猫猫鸽

【中太】魔术

迟来的百粉福利,织田作跟太宰cb向,中也跟太宰cp向,彩蛋可以看作是事情的起因。


“阿诺内,织田作,我给你变个魔术。”

太宰把手指竖到嘴唇前方,鸢色的眼眸眨呀眨呀,里面盛满了狡狯的笑意。

“什么魔术?”

织田作从文件中抬起头来,蓝色的眼睛迷茫的看向太宰。

“我现在施个魔法,过会儿会有个会飞天的漆黑小矮人来把侦探的窗户给毁掉哦,到时候织田作可是要保护好我啊。”

“好,我会保护好你的。”

织田作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任谁都能感受到他的认真。太宰看着织田作突然笑了起来,织田作头顶的呆毛动了动,迷惑的弯成一个问号。

太宰因此笑的更大声了,笑声又持续了一段时间,在这期间织田作一直看着太宰,眼神温柔。

太宰深呼吸几下平复心情,用手指擦拭干净眼角的泪滴,然后拍拍脸颊收敛起自己的笑意,双手在空中胡乱比划几下,满脸认真的开始施法。

“我要开始咯,现在倒数五个数,就能看到我刚刚说出的景象了。”

“5,4,3,2,1。”

乱步伸手拿开盖在脸上的帽子,直起靠在椅背上的身体,眼睛睁开露出碧绿的眼眸,看向侦探社的窗户叹了口气。

“可爱的帽子君好可怜,又要被坑了。”

刚说完没多久,就听到侦探社外传来“咿——呀——”的声音。

如太宰所说的一样,织田作刚说完五个数,一个黑漆漆的身影直冲侦探社而来。

啪——啦——

侦探社刚装好没多久的窗户又再度入了“前辈”们的后尘,成功退休。

只见那个身影极其熟练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在早已等候在一旁的侦探社的成员手里捧着的刷卡机上面帅气一划,然后果断的冲上前试图抓着太宰的领子摇晃。

“混蛋太宰,首领派你来维护港黑和侦探社的关系,可不是让你来趁机摸鱼的啊!”

不出所料,中也试图抓住太宰衣领摇晃的想法失败了。织田作张开手臂犹如鸡妈妈一样挡在太宰面前,阻拦中也的靠近。

“抱歉了,中也,我答应太宰要保护好他。”

“哈?!织田作你居然帮助太宰拦着我!”

织田作头顶的呆毛晃了晃,完全没有主人嘴里所说的抱歉的意思,甚至还有些乐在其中的意味。

中也眯起眼睛,看着织田作不停摇晃的呆毛满脸怀疑。

“喂,织田作,不会是你自己想玩吧。”

“并不是。”

中也看着织田作都快摇成螺旋桨的呆毛,不由得哽了哽,织田作,你知道你的呆毛完全暴露了你的内心了吗?

没办法,靠谱的中也小朋友只好陪难得幼稚的织田作小朋友和经常幼稚的太宰小朋友玩了会儿老鹰捉小鸡,一段时间后的得到体力耗尽趴窝的黑猫一只。

中也伸手揪住太宰的衣领,对停下手里的工作,摸鱼看他们打闹的侦探社成员们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港黑那边还有事,我就先带太宰走了。”

然后拽着太宰的衣领往门外走去,太宰拖着脚步在后方懒洋洋的跟着。

“啊啊,为什么是小矮子你来接我。”

“哈?我来接你不行吗?”

“当然不行!你这么小,恐怕不拿显微镜根本看不到你的存在吧,我怕不小心踩到你。”

“啧,闭嘴吧混蛋!”

被凶后太宰果断扭头向着织田作伸手哭诉。

“织田作——”

“你一定要来港黑从黑漆漆的小矮子魔王手里拯救我啊,我被抓走了——”

“混蛋太宰!你给我闭嘴啊!织田作才不会来救你!”

织田作不理会中也愤怒的叫嚷,并没有觉得太宰是在普通打闹,而是在借机试探着什么,似乎在期待在他眼里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和他表面的玩闹相比,他的内心在害怕的哭泣啊。于是表情严肃起来,认真的回应。

“我一定会去拯救你的,我保证!”

“织田作?!你怎么也陪他一起胡闹。”

太宰鸢色的眼睛睁大,呼吸不由得错乱了一瞬间,脖颈上似乎悬挂着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都能掉落。

中也突然安静下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松开抓住衣领的手退在一旁,陪他一起听织田作坚定的话语。

“我永远不会放弃你的,太宰,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朋友,吗?”

太宰的嘴角想要扬起,想要笑着对织田作说他只是在开玩笑,不需要这么认真。

可是……他等这句话太久了。

太宰闭上眼睛,仍能回忆起当时织田作拔出枪对准他,冰冷的对他说“不要叫我织田作,我没理由被敌人这么叫”。

他明明,只是想得到织田作的夸奖而已啊……

太宰摇了摇头,试图遗忘那些令人绝望的回忆,重新睁开眼睛,笑着对织田作说:“呐,织田作,夸夸我好吗?”

他的眼神里盛满了祈求,手指在他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攥紧,汗液流出沾湿了掌心。中也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目光停留在太宰身上,似乎在透过他注视着什么。

“太宰,你是一个好孩子,是我最珍视的朋友。”

“啊……那可真是,太好了。”

太宰突然笑了起来,在心里告诉自己,自己足够了。

侧头看向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中也,伸出自己的手晃了晃。

“中也小朋友,牵着我的手一起回家啦。”

中也翻了个白眼,没理会太宰伸出的手,而是对一直注视着这边的织田作点了点头,自顾自的离开了。

“哎?!小矮子?等等!”


太宰追上前去,主动握住中也垂在身侧的手,与之十指相扣,两人一起并肩走在回港黑的道路上。

“生气了?”

“没有。”

“明明就有,连主人都毫不留情的抛弃了,狗狗实在是太不乖了。”

“……”

中也没有理会太宰的挑衅,而是拉着太宰的手,继续沉默的走着。

“中也,你想知道一切吗?我都可以告诉你。”

中也摇了摇头。

“如果你想告诉我,在很久以前就会说了,而不是现在。而且就算你现在告诉我,真实的又能有多少呢?”

太宰愣了愣,张嘴试图辩解什么,却只能苦涩的笑了笑。

“还真是了解我啊,中也。”

“所以,你不用告诉我,只要你在我身边,这就足够了。”

“足够了,吗?”

太宰第一次不敢直视中也看过来的目光,而是有些慌乱的想要抽出自己的手想要躲避起来。中也握紧太宰的手,阻止对方的逃离。

“嗯,足够了,毕竟你爱着我啊,而我也同样爱着你。”

“……”

太宰沉默了一会儿,突兀的说:“中也,我以后的蟹肉就由你买单了。”

“啊,我知道了,但是不能多吃,会胃疼。”

“啊啊,知道了,老妈子中也——已经完全女性化了呢中也酱~”

“嗤,今天晚上做好准备吧,我让你细细体会一下我有没有女性化,太、宰、酱。”

“等等,我错了,中也——”

“晚了。”

“不——”


对于太宰而言,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

从天台上一跃而下后他并没有死去,而是在重新睁眼后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在这里,港黑和武侦不是敌对关系。织田作在幼年时期和乱步一起被银狼收养,甚至早早的通过写书所赚到的稿费,在海边买了一套房子。

自己和织田作,安吾他们依旧是朋友,成为了维护港黑和武侦之间的纽带。

而中也,也成为了自己的爱人。

真的是太美好了啊……

这一切究竟是死后的幻想还是真实的世界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

毕竟现在的自己很幸福啊,是曾经的自己做梦都不敢想的幸福。


“中也,我不想去港黑了,我们回家吧。”

“好,回家。”
























【中太】黄蔷薇(下)

高潮:

“喂!太宰!你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你要杀了森首领谋取篡位!你到底在想什么!”

“中也干部,请注意自己的态度,这可不该是你对首领所应有的。”

中也站在漆黑的首领室内,对着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太宰叫喊,迫切的想要得到一个解释。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出差回来一切都变了,森首领被杀,自己的搭档成为了港黑新一任的首领。

不,一切都是早有迹象不是吗?

喜爱自杀的搭档不再自杀,变得更加捉摸不透,眼睛的绷带还换了位置。自己问的时候时候还说是发生了好事,用新的眼光去看世界,自己居然傻傻的信了。

太宰治,你到底在想什么?!

中也咬紧牙关,蔚蓝色的眼睛死死的盯住太宰不放。

但是让他失望了,太宰依旧表情淡然,没有给出任何解释,还特意点明现在的身份差异,提醒他注意态度。

曾经两人之间彼此暧昧的气息在不知不觉间彻底消散,没有长出的萌芽枯萎了。

“如果没什么事,中也干部你可以先退下了。”

对于中也僵在原地,咬紧牙关的表现,太宰冷漠的下达了逐客令。

“是,首、领属下告退。”

中也一字一句的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鞠躬后准备离开这间让他感到压抑的首领室,他怕他再呆下去,会不顾身份一拳揍在太宰脸上。

看着中也推开门,即将消失在眼前的身影,太宰似乎想到了什么,手指紧了紧。

“蔷薇花……”

中也的身影停在原地,没有回头。

“不会再送了,以前是属下冒昧,没有问首领您的喜好一直送着,想来现在的您看不上那束普通的黄蔷薇吧。”

“当然,如果首领您下命令,属下会把最好的蔷薇花送到您面前。”

听着中也的话语,太宰只觉得心里是那么的痛苦,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还没有得到的时候彻底破碎了。

“那就不必了,退下吧。”

“是。”

大门隔绝了两个人的身影,太宰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般瘫软在椅子上。

“失去了啊……”

他伸手捂住心脏,表情茫然。

“没关系,这都是应该付出的代价,一切都是为了织田作。”

“对,为了织田作。”

他不断强调着,似乎在试图骗过自己,但是心里的空洞却在不断提示他,一切都是徒劳。

“感觉,没有意义了啊……”

他疲倦的闭上双眼缓缓睡去,只是这次不会有任何人守在他的身体,护卫他的安全了。


结局:

“生日快乐,太宰。”

中也把一束蔷薇花放在太宰面前,就像第一次做的那样。

但是现在他再也不能把花塞进太宰的怀里了,因为收花的人早已奔赴奢望已久的三途川。

“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你谋划了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中也在太宰的墓碑面前席地而坐,丝毫不顾自己被尘土染脏的黑色大衣和红围巾。伸出手指仔细抹去太宰遗照上的灰尘,轻触太宰的脸颊,入手间只有一抹冰凉。

“说起来……我有好几年没有给你送过黄蔷薇了吧,从你当上首领开始,直至你死亡结束。”

他收回手指,继续说道:

“有人说,在你死去之前偷偷去见了一个人,是侦探社的,姓织田,叫做织田作之助,是个普通员工。”

“他说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只看到你从酒吧出来后表情跟快要哭出来似的,警惕性也低的可怜,连他在暗处窥视都没有发现。”

“难道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织田作之助吗?我也去侦探社那边试探过了,敦在那里过的很好,他似乎在掩饰什么,但是他的表情还是暴露了他。”

“他告诉我要节哀,太宰先生不会想要看到你这幅模样的。哈……太宰先生?你可不会管我什么模样啊,自顾自的抛下我奔赴死亡,把港黑的烂摊子交给我,连森先生没死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

“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啊!”

中也崩溃的声音在墓园里传递,他所爱的人再也不能给他任何回应与答案,在地下安静的沉眠着。

“……”

中也沉默许久,还是苦笑一声继续说:“当我知道你死亡消息的那天,我还以为这不过是一场玩笑,在我回去以后,你会嘲笑的看着我‘中也干部,你就这么希望我死去吗?那还真是让你失望了啊’。”

“可是现实,却不是……”

中也的声音有些哽咽,他从飞机上下来后一刻不停的回到港黑,地面上早已被打扫的干干净净。

他强压住心里的不安,不断和自己说:这更能确定是一场玩笑不是吗,一切都是假的,等见了面,一定要揍太宰一拳出出气。

可是在看见太宰的一瞬间,原本握紧的拳头无力松开。

原本的不安成真了——

太宰,死去了。

太宰,死了啊……

简直就是混蛋,跳楼自杀根本不算死在我的重力之下,你终究是食言了。

“好了,先不说了,港黑的事物我还没处理完呢,我可是偷偷溜出来的,我就先回去了。”

中也站起身子,拍干净身上的尘土。

“至于黄蔷薇……”

“我还是会在你过生日的当天送给你的,就跟原来一样,直至我死亡为止。”

中也最后看了一眼太宰的墓碑,转身离开。

墓园彻底安静下来,只留下一座墓碑和墓碑前面的黄蔷薇。


【中太】黄蔷薇(上)

开头:

“喂,太宰,生日快乐。”

中也的模样与现在相比略显青涩,只见他别扭的拿着一束黄蔷薇做成的花束递到太宰面前。

太宰一时间愣在原地,看着中也与他怀中的蔷薇不知所措。

“是赔礼!”

中也被太宰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脸颊逐渐染上一层红晕,抿紧嘴唇把花束塞在太宰怀里。

那抹黄色落入黑色的怀抱里,太宰动作僵硬的抱着蔷薇,对现在发生的一切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对不起,我不应该上次把你揍的那么惨。”

中也扭过头去,有些别扭的向太宰道歉,顿了顿又小声吐槽:“谁让你给我起了那么多外号,然后一口气全部在我面前叫完,一时没忍住。”

“但是红叶大姐说了,做错事就要道歉。”

中也恢复原本的音量继续说道:“我问了首领,他告诉我你的生日是6月19。我在网上查了,那天的生日花是黄蔷薇,我就想着干脆准备一束花作为给你的生日礼物。”

太宰依旧动作僵硬的抱着蔷薇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原本能言善辩的嘴徒劳的张合几下没能吐出任何话语。

“你别想多了,如果下次你惹我生气我还是会揍你的,顶多动作轻点不至于打你那么狠了。”

太宰的容貌在黄蔷薇的映衬下堪称娇艳,中也不得不承认,虽然太宰的嘴巴欠的要死,让人忍不住想要揍他,但是自己小搭档的容颜长的自然是极好的,只要不说话站在那里就是一副画。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中也原本脸颊上浅淡的红晕又变得明显了些,只觉得心脏有些不受控制,似乎跳的更快了。

两人站在原地有些尴尬的对视,目光交织后又快速挪开,空气也逐渐变得不对劲起来。

“那什么,我还有任务我先走了。”

中也压了压自己的帽子,对现在的气氛有些不适应,胡乱的扯个理由离开。太宰看着中也有些狼狈的背影,默默的抱紧怀中的花束,低头仔细嗅闻,表情温柔。

“生日快乐啊……”


发展:

“喂,太宰,这束花你还留着啊。”

中也靠在桌子旁边,用手指拨弄插在花瓶里已经彻底干枯的黄蔷薇。

集装箱内杂乱不堪,只有摆放花瓶的桌子上是那么的干净,在集装箱里是那么的突兀与格格不入。

中也来到太宰的集装箱里纯属意外,如果不是前些天太宰在河水中呆太久然后染上风寒发烧到起不来的地步,中也是不会想到来看看的。

“……”

太宰躺在床上蜷缩着身子,紧闭双眼,脸上带有不正常的红晕,在外人眼里似乎是睡着了,但熟悉他的中也知道他还醒着。

中也从花上挪开视线,又重新看向蜷缩在床上,对周围环境仍不忘警惕太宰,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太宰床前伸手抚摸太宰的额头,过于滚烫的温度让中也皱了皱眉。

“我先给你去买药,花瓶里的蔷薇别要了,明年我再给你买新的。”

在中也离开后,太宰睁开双眼,眼神是那么的清明,任谁都看不出他正在高烧。

“明年吗……稍微有些期待了呢。”

说完这句话后,太宰再度蜷缩起身子,等待中也拿药回来。

“到时候,睡一觉吧,我的安危就交给小矮子了,毕竟狗狗守护主人是天经地义的。”

【中太】活着(结局二)

注:无异能设定,严重ooc,抑郁中×医生宰

从抢救开始不一致,本来想塞彩蛋的但是写长了


等到太宰急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中也刚好被抢救完毕推到房间里休息。

看着中也依旧苍白的脸颊和毫无生机的模样,太宰觉得心里一阵颤抖,忍不住把手指放在中也的鼻子底下,感受他平稳的呼吸。

喷在手指上的气体依旧温热,心里终于安定了下来,颤抖着收回手指,从肺腔内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还好,他还活着,他还没有死……

真的是,太好了……

太宰闭上眼睛试图假寐片刻,情绪上的大起大落让他的精神有了些许疲累,就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等到太宰醒来的时候,中也早已醒了过来,正坐在床上看着斜落的夕阳。阳光撒在他的橘发上面依旧是那么的光彩夺目,只是太宰心里清楚,终究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开口想要说些什么活跃一下气氛,比如小矮子果然是营养不良了吧,可是他的唇瓣张张合合好几回,最后吐出来的却是一迭声的关心话语,这放在以往简直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叫医生?”

面对太宰一连串的问题,中也只是摇了摇头,太宰按下呼叫铃,让医生前来检查。

在等待的期间,太宰抿了抿唇,还是决定问一下中也自杀的原因。

“中也你……为什么要自杀呢?”

“因为我什么都没有了。”

“可你还有……”

“太晚了。”

中也突然出声打断了太宰没有说完的话语。

“太晚了……”

你出现的太晚了,虽然重新让我有了希望,但是还不够,不够让我在这个痛苦的世间为你停留。

“……”

“我知道了。”

太宰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看着医生来给中也检查完毕,退出了房间。

他心里清楚的明白,他再也救不了中也了,只是他没有想到,下次的离别来的这么的措不及防。


“中也,你看我给你……”

太宰兴冲冲的推开中也的房门,发现房间内被子叠的整齐,但是房间内却空无一人,中也不见了。

他的鸢色瞳孔骤然缩紧,不知道哪里来的感觉,他推开帮忙寻找的人群,一个人来到了楼顶,他没有猜错,中也正坐在楼顶边缘,静静的等着他。

细细绵绵的雨丝打湿了中也的头发,蔚蓝色的眼眸中仿佛在下雨,他扭头看向太宰,弯眸笑了。

“我知道你会来。”

“……”

太宰沉默半响没有说话,最终他面色平静了下来,眼神淡然的说:“我救不了你了,是吗?”

中也含笑点了点头。

“我想见你最后一面。”

小雨渐渐停歇,阳光从云层中撒了下来。

“你看,天亮了。”

中也说完这句话后最后深深的看了太宰一眼,从楼顶一跃而下。

“中也!!!”

太宰原本以为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下一秒他发现自己又一次的错误了。

他扑到楼层边缘企图拉住坠落的人,只是太晚了。

伸出的手在空间交错,轻微触碰后再次错开,宛如平行线一般,最后只能消亡于人海。

看着中也的血迹在水洼中晕染开,太宰愣在原地,看着因为底下惊声尖叫的人群,他眼神空洞的注视着前方,说了一声:“骗子。”


收拾好中也的遗物后,太宰最后看了一眼中也曾经住过的房间,仿佛依旧能够看到中也坐在床上在阳光底下冲他微笑的模样,只是他清楚的知道,再也不可能了。

等到中也去世的第七天,他收到了一封没有写上姓名的的信,他颤抖着手掏出信纸,上面布满划划写写的痕迹,但是剩下的只有两行字。

“对不起”以及“我爱你”

眼泪突破眼眶的防线,划过脸颊,与信纸上依旧残留的泪滴痕迹融为一体。

“我也爱你……”

【中太】活着

注:无异能设定,严重ooc,抑郁中×医生宰


“医生,我就把他交给你了。”

“没问题,您就放心吧。”

太宰推开房门,看清自己将要负责的病人的时候,眼中不由得划过一丝惊艳。

只见病房的窗帘随风飘扬,正午的太阳刚好落在病床上的人的身上,像是给他镀了一层金边一般,橘红色的头发被阳光所照应着更是亮眼。

太宰不得不承认,那个人的样貌非常明艳,如果不是自己手里握着他的检测报告,自己都不会相信眼前这个人得了抑郁症。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那个人的异样还是非常明显的。

蔚蓝色的眼眸失去了它原本的亮色,变得晦暗不堪,嘴唇干裂起皮,脸色因为长久的不见阳光,而变得苍白。

病房的主人对他的到来没有一丝反应,依旧只是愣愣的看着窗边出神。

太宰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微笑开口:“你好,我是你的主治医师,太宰治,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那个人的眼睛迟缓的转动起来,把目光落在太宰身上,声音沙哑带着不常说话的干涩:“中也,中原中也。”

“我可以叫你中也吗?”

中也点了点头并未出声,太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继续询问:“你刚刚盯着窗外看了那么久,可以和我说说你在想什么吗?”

中也重新把头扭过去继续看向窗外,继续出神没有回应他。

空气有些寂静,常人只会觉得尴尬异常,但太宰并不这么觉得,他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没有催促中也的回答。

突然中也的声音打破了病房的寂静。

“我在想如果死在这么好的阳光里,是不是很幸福。”

太宰的眼睛微微睁大。

“为什么突然这么想?”

“没有理由,医生。你真的觉得活着是有意义的吗?”

“没有意义。”

“……”

中也转过头看向太宰,表情愕然。

“没有意义。”

太宰表情淡然,继续重复了一遍自己刚刚所说的话语。

“但是你可以自己创造意义。”

“自己创造……吗?”

“嗯,自己创造。”

“医生你和他们不一样。”

“是吗?那可真是我的荣幸啊。”

有谁轻轻的笑了,病房内再度安静下来。

“你看那花,真美啊。”

“嗯,很美。”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中也渐渐的和太宰熟络起来,偶尔还会和太宰开开玩笑,一切看起来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只是真的是这样吗?

“快来人啊!快打120!有人自杀了!”

原本安静的走廊变得嘈杂,脚步匆忙。等太宰赶到的时候,中也刚好被送到担架上准备送往医院抢救。

只见他双眼紧闭,嘴唇上沾有血迹,手腕处破了一个大口,依稀能够看着森森白骨。手腕上的伤口仍在流血,缓慢浸染了担架。

“怎么回事?”

太宰一把拽住身边的人,急切询问,那个人原本急匆匆的,被拽住后扭头刚要骂人,看清是太宰后脸色立刻变得和缓起来甚至有些谄媚。

“哎哟,这不是年少成名的太宰医生啊,失敬失敬。”

太宰并不理会他的谄媚,继续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会突然自杀?”

那个人愣了愣,突然想起了什么表情变得复杂,只见他叹了口气:“我想起来了他是您的病人啊,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太清楚,今天上午的时候有个浅金发的男的来看望他,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等那个男的走后他就自杀了。如果不是血腥味太浓了,引来了小花(医院养的猫)的注意,不停喵喵叫着,这才有人发现不对劲进去看看,不然的话可能我们等他死了才会知道。”

“他可真能忍啊,”那个人继续感叹,“自己用牙齿把手腕的血管咬破,还一声不吭,是条汉子。”

那个人有没有再说什么,太宰没有再听,只是突然冲出大门开车赶往医院,脑海里不断回想那个人的话语,踩着油门的力度不断加大,堪堪踩着在法规的底线。

经过一段时间的车程,太宰赶到了医院,中也还在抢救,看着抢救室外面闪烁的红灯,太宰突然感到不寒而栗。

他不敢想象失去中也的样子,或许初见时的阳光太好了,让那个人的身影在他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走进他的心里,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深,直到不可磨灭。

抢救室外的红灯闪了闪终于熄灭,太宰眼睛一亮迫不及待凑上去,还没等开口询问,医生摇了摇头,对着太宰鞠了一躬:“请节哀。”

太宰的大脑一时嗡嗡作响,医生依旧在说些什么,可他根本听不清了。

透过抢救室半开的门缝,他看到中也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一动不动,毫无生机,一块白布盖到他的身上,把他完全盖了起来,只能看到人形的轮廓。

后来再发生什么,太宰记不清了。

浑浑噩噩参加完中也的葬礼,看着中也的骨灰盒渐渐消失在土里,奇怪的是他没有感到悲伤。

直到回到中也原本所在的病房收拾遗物的时候,看着窗帘依旧随风飘扬,而床上再无那个人的身影的时候,眼泪安静的顺着脸颊滑落,太宰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一般,只是在脑海里回荡着一个事实。

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直到现在他才有了实感,他彻底失去了自己所暗恋的人,从此以后,再无中原中也。

【中太】私奔

“太宰,我们私奔吧。”

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中也气喘吁吁的敲开太宰的房门,蔚蓝色的眼睛里充满认真。

“月色皎皎,街角的玫瑰也开了,我们私奔吧。”

太宰看着中也蔚蓝色的眼眸一时出了神,就像天空一样啊……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看见中也的眼睛一瞬间亮起,不由得暗自好笑。

“我去收拾一下东西,然后一起走。”

“嗯,一起。”

中也重重的点了点头。

太宰转身回到房间,对着中也微笑。

“不进来坐坐吗?”

“要!”

中也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着太宰快速的收拾东西,眼睛是那么的明亮。

被中也炽热的目光注视着,太宰的耳垂渐渐的染上一层红晕,假装生气的问道:“看我这么久,眼睛不酸吗?快别看了,万一再看多了不喜欢我了怎么办。”

中也坚定的摇了摇头,满脸傻笑:“不酸,看多久都不酸,我永远不会不喜欢你,我会永远爱你,我保证。”

“……”

太宰的眼睛在一瞬间瞪大,永远,喜欢吗……还真是让人有些……害怕啊。

心里的小人缩成一团,收拾东西的动作也慢了下来,还在内心卑劣的祈祷森先生能够发现他们的离开前来阻止。

这种炽热真挚的感情,太令人害怕与恐惧了啊。

“太宰。”

中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什么,出声打断了太宰的思绪。

“我不会反悔,你了解我不是吗?我说喜欢你,就会永远喜欢你。不要害怕,和书上说的一样:我喜欢你,与你无关。所以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你可以不用回应我的这份感情,但是我的感情永远不会变。”

啊……被察觉了啊,果然直觉系生物,太过可怕了。

太宰的手指轻轻一颤,深呼吸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没有回头看向中也,只是微微颔首作为回应。

收拾完东西后,中也提前拉住太宰的行李箱走到门外,静静的等候。太宰最后看了一眼自己住了许久的地方,朝着中也的方向走去。

“中也,我可以相信你吗?”

与中也并肩走在街道上,太宰冷不丁的问出这句话。

“你可以永远相信我。”

中也扭头看向太宰,表情认真。

“啊……那我就把自己交给你啦。”

太宰眉眼弯弯,主动伸出手。

“嗯,放心交给我吧,我不会放弃你的。”

中也抓住太宰伸出的手,十指相扣。

“还是跑起来吧,不然森先生就会发现了。”

“好。”

中也拉着太宰的手,一起飞奔在寂静的街道上,行李箱的轮子在地上飞快的转着。

“我们先去看玫瑰花。”

“然后再一起看遍这世间万物。”

【中太】礼物

彩蛋是刚好400字的小car


“chuuya~新年快乐~”

还没看见太宰的身影,中也就听见太宰极其荡漾的声音。不一会儿,前方一个穿着沙色风衣的出现在中也眼前,朝他奔跑而来。

中也伸出手臂,想要把冲过来的爱人抱在怀里。沙色与黑色在一瞬间交织碰撞,最终沙色停留在黑色怀里。

在抱到太宰的一瞬间,中也突然觉得胸口一疼,似乎被什么东西硌到了。从触感方面来说,那个东西还挺坚硬的。

中也低下头,看到太宰的怀里抱着一个长方形的礼物盒。只见礼物盒被牛皮纸包裹,上面画满了带着黑色帽子的蛞蝓,还用丝带作为装饰。

“喂,太宰,这是?”

太宰把怀里抱着的礼物盒拿到中也眼前晃了晃。

“是新年礼物啦,中也还真是没脑子,这都猜不到。”

“哦?”

听后中也的眼睛一亮,没有计较被说做没脑子,想要赶紧拿过礼物打开看看。太宰察觉中也似乎有把礼物拿过去的想法,连忙把手背到身后。一只手拿着礼物盒,一只手伸到中也面前,理直气壮的讨要。

“中也,我的新年礼物呢?”

中也挑了挑眉,有些戏谑的看向太宰。

“如果我说没给你准备呢?”

太宰的眼睛微微瞪大,满脸写着不敢置信,身体颤抖的后退两步,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块手绢来,假装用手绢擦泪。

“嘤嘤嘤,我就知道你不爱我了,连礼物都不给我准备了,说,是哪里来的小妖精把你的魂勾走了?!你说!你快说呀!”

表演完这段声泪俱下,感情真摯的演出后,太宰在心里有着遗憾的摇摇头。要不是手里拿着礼物,他高低也要走上前,扯着中也的领子摇晃几下,让这场演出更加成功,更加有渲染力。

中也按住自己有些抽搐的眼角,深呼吸压制自己想要吐槽的欲望。突然觉得背后一凉,感觉有些像以前被太宰坑害的时候,不由得有些警惕的仔细打量太宰。

谁料太宰的掩饰过于滴水不漏,中也的打量没有发觉任何不对。甚至还得到太宰刻意瞪大眼睛,充满无辜的回视,任谁都察觉不到他刚刚心里想了些什么。

中也咳嗽两声,收回目光,又突然想起刚刚太宰的表演来了,没忍住翻了下白眼。

“我哪次过节没给你准备礼物,都在家里放好了,全部是你喜欢的。”

鸢色眼睛微微一亮,太宰欢呼出声。

“好耶,我就知道小矮子最好了~”

“喂,如果要道谢的话就好好给我叫我的名字啊!”

太宰眨了眨眼,表情无辜,一副没有坏心思的模样。中也叹了口气,把手伸到太宰眼前晃了晃。

“我的礼物,该给我了吧。”

谁料太宰有些警惕的后退几步,表情严肃。

“先说好,你看了礼物后不许揍我。”

中也挑了挑眉,结合太宰的表现和刚刚碰撞感受到的触感,猜测到太宰送的礼物不太对劲。

“好。”

虽说答应不揍了,但是没说不能干别的作为“惩罚”啊,比如消减原本打算送给太宰的礼物之类的。

嘛~太宰不想缩减礼物也可以,那就要付出其他的东西了,比如身偿什么的,上次加购物车的那套衣服就不错,挺适合太宰的。

不过……

中也心想,按照上次自己不小心发现太宰对自己送的礼物的珍视程度~太宰会选择什么已经很明显了。

虽然心里想着许多弯弯道道,但是中也的表情没有丝毫不对,只是淡定的点了点头。

得到中也的保证后,太宰放松了警惕,上前几步把礼物放到中也怀里。满眼期待的看着中也把礼物拆开,仔细观察中也的表情,不错过丝毫变化。

不一会儿,礼物的全貌就展示在中也眼前。带着黑色手套的手在空中停滞,深呼吸几下平复自己的心情,中也勉强心平气和的指指面前的“礼物”。

“我的新年礼物为什么是块砖头?”

只见一块红砖绑着丝带,上面还刻着四个黑色大字“坚如磐石”。

太宰有些骄傲的挺了挺胸脯。

“因为我们之间的爱情坚如磐石!”

中也听后顿了顿,原本看到礼物后有些僵硬的表情突然软化下来。朝着太宰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在阳光的照映下仿佛在闪闪发光。

太宰一时间看愣了,一丝惊艳浮现在眼底。

中也眉眼弯弯,一字一句的说:“太宰。”

“嗯?”

“那套衣服,你穿定了。”

“?!”






【中太】新年

“新年了啊......”

太宰扯扯嘴角,倚在天台的栏杆上,看着天上的烟花明明灭灭,表情寂寥。

“我居然能活到现在,真是没想到啊。原以为我在旧的一年就能死去,结果苟延残喘到现在啊……”

太宰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扔在天上绽放的烟花,转身回到屋里。摸着黑翻出一罐蟹肉罐头,打开后胡乱的扒到嘴里。

胃部一阵痉挛,额头上逐渐浮现出冷汗,太宰知道,这是胃对他长时间不吃饭后只吃一个冰冷罐头的抗议。

身体逐渐蜷曲,缩在沙发上等着疼痛散去。或许是心血来潮吧,他突然笑了笑。

“小矮子,新年快乐。”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疼痛逐渐消失,疲倦感袭来。

“我就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眼皮慢慢闭上,遮住了那双鸢色的眼睛。


“中也,新年快乐。”

红叶端着酒杯,走到站在窗台前的中也身边,表情含笑,满眼骄傲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大姐,新年快乐。”

中也转过身子,面朝红叶,一直拿在手里的酒杯与红叶手中的轻声碰撞。

“在想什么?”

陪在中也身边许久,红叶自然是能看出自家弟弟有些心神不宁,似乎在想着什么。

“我在想太宰……”

中也不加思索的说出答案,在看到红叶充满了然的目光后止住了话头。

“既然担心,不如打个电话看看。”

“啊……也好。”

中也愣了愣神,把手里的酒杯放在窗台上,摸出自己的电话,给置顶的第一个人拨打过去。


嘟,嘟,嘟……

手机铃声把睡梦中的人惊醒,缠绕绷带的手把桌子上的手机拿到眼前,看清手机上显示的姓名后,指尖轻轻一颤。

“哈……是小矮子啊。”

太宰深呼吸一口气,从沙发上爬起来坐直身子,努力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才把手机拿到耳边接听电话。

“喂,太宰,在干什么,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

“在看烟花没听见啦没听见,小矮子耐性可真差。”

“哈?!你说什么?”

“没什么啦,难道说小矮子新的一年脑子不好使,耳朵也出问题了吗?啧啧啧,那港黑还真是可怜啊~”

“啧,”中也不耐烦的咋舌,“别贫,回答我的问题,你现在在哪儿?”

太宰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屋子,无端的联想到某个总是穿黑衣服的小矮人,嘴角牵上一丝温柔的笑容。

“在侦探社和大家一起跨年,难道小矮子没人陪吗?”

“哈?你说谁没人陪。”

中也不爽的翻了个白眼。

“喂,如果不开心的话我就去接你啊。”

太宰闻言有些愣神,居然被察觉到了吗,还真是了解我啊,可是……太宰闭了闭眼睛,最终还是决定敷衍过去。

“难道是狗狗离开主人太过寂寞了吗,主人可和你不一样,是有人陪的~”

“明明寂寞的是你才对吧,你现在在哪里?”

中也不假思索反驳回去,凭借他对太宰的了解,察觉的现在的太宰有些不对劲。

“什么都没有啦,小矮子还真是爱操心,好啦好啦不聊了,主人也是有自己都事情要做的,敦君在叫我了,先不聊了拜拜。”

“喂,喂?”

太宰一口气说完一大段话,不管中也的出声阻拦,啪的一下挂断电话。他怕再多说一会儿,就会忍不住把中也叫到家里来。

“但是,不可以……”

太宰垂下眼睑轻声呢喃,暗自苦笑,我知道我内里是什么腐烂不堪胺脏不堪的模样。所以,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妄想天上的太阳落到自己身边,和自己在一起。

“因为最爱你了,所以,悄悄放过你好了。”

抬起袖子闻了闻自己的身体,嫌弃的皱了皱鼻子。

“好臭……洗个澡好了,来个久违的浴室自杀吧~庆祝自己又活过新的一年。”

太宰双手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从沙发上站直身子,伸了个懒腰舒展因为蜷曲太久有些疲惫的身子。

“新年快乐呀~”

还是悄悄的祝自己新年快乐吧,不然没人祝贺太可怜了不是吗?

【中太】柏图斯


隐藏结局在彩蛋


“我想喝柏图斯了。”

中也枕在太宰的膝盖上望着天空,没来由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想喝柏图斯了。”

中也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语,太宰原本轻抚中也橘红色发丝的动作停止了一瞬,又很快恢复刚才的动作。

或许是因为最近气温骤降,太宰说话间带着些许鼻音,声音沙哑的可怜。

“啊,我知道了。”

“那么你什么时候给我买?”

中也不再望着天空出神,而是把目光转移到太宰脸上,难得有些斤斤计较的抓着这个问题不放。太宰被中也的目光盯着不放,有些不自然的侧了侧头,脸上的笑容变得苦涩。

“干部大人,我可和您不一样,只是侦探社的一名普通员工罢了。”

太宰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了,我知道,我也想给你买,但是我没钱,嗯,就是这么光棍。

中也凭借对太宰的了解,怎么会听不出他话里潜藏的意思,闻言有些幼稚的鼓了鼓腮,气呼呼的闭上眼睛。

“我有些困了,先睡会儿,等你给我买来柏图斯再叫我。”

“……”

太宰的手突然有些颤抖,但他还是强撑着抚摸中也有些凌乱的发丝,附身在中也额头上落下一吻。

“嗯,睡吧,等你醒来,你就能喝上你心心念念的柏图斯了。晚安,我的小矮子骑士。”

晚安,我的白雪公主。